三分之一的死人

ALL园

论打开玛丽苏的正确方式

杰园


白小莲:“杰克哥哥,你不要被艾玛给骗了啊,我听说她来庄园之前被四五个男人给......”说着还装模作样抹了抹眼泪,一边还观察着杰克的反应。

杰克听完后,脸都黑了,二话不说跑向花园,白小莲看到杰克的反应后,在后面捂着嘴笑了笑。

艾玛还在花园里浇花,突然间看到杰克冲进来,吓了一跳。杰克阴沉着脸,大步迈向艾玛,朝她扬起手,猛然落在她的背上。

杰克拥住她,似要将她揉进自己,他将前额埋在她的颈窝,汲取着她身上的气味:“对不起,艾玛,对不起,我应该早些遇到你......对不起......”

艾玛感觉到怀中人的颤抖,回抱住他,轻拍他的背,问道:“爪爪杰,你怎么了?”听到艾玛的声音,杰克抱得更紧,他压住自己颤抖的声音:“艾玛,白小莲说你以前,被......”

艾玛听后一脸懵逼:“她的话你也信?再说了,我是不是处,你要不要,试试?”

杰克耳根微红,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失控,小声道:“艾玛,别这样。”

“哦?别哪样啊?又害羞了?”

“试试就试试。”





佣园


白小莲将艾玛约到了入户厅,对艾玛说到:“我告诉你,奈布是我的!你不要当我的绊脚石!” 说完,往自己脸上呼了一巴掌,清脆的声音引来了众人,奈布赶到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白小莲看引来了奈布,硬生生挤出眼泪,拿出了她的看家本领:“呜呜呜,我只是说我喜欢奈布,艾玛就扇了我一巴掌,呜呜。”

艾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:“我,我没有。”

奈布带着些怒气,冲着艾玛喊道:“你怎么可以这样!你不知道爱惜自己吗?手给我看看。”说着捧起艾玛的手,轻轻摩挲着,依然皱着眉:“这种事情,以后,让我来做,伤着自己怎么办?手痛吗?”

艾玛眨眨眼,瞥了白小莲一眼,腹黑地对奈布说到:“可疼了,奈布,都红了。”然后也学着白小莲挤出几滴眼泪。

白小莲面色发绿,却不忘做戏,在一旁哭着,奈布不耐烦,冷冷地说:“闭嘴。”

“艾玛,走吧,我给你吹吹好不好?”艾玛带着胜利者的姿态,向奈布耍赖:“不行,要你亲亲抱抱才能好~”



约园


“我告诉你,艾玛·伍兹,你不配拥有约瑟夫,他只能属于我!”白小莲激动地向艾玛吼着,然后取出一把匕首,插入自己腹中,看到约瑟夫赶来,迅速将艾玛的手放在匕首上,约瑟夫来刚好看到了这样一幕,皱着眉头,快步走向她们。

艾玛反应过来,放下手,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沾满血迹的手,想要辩解:“不是,不是这样的,约瑟夫,你要相信我......”

“呵,相信你什么?相信你让自己手上染上肮脏的血液?”随之,捏住她的手腕,掏出手帕,擦拭艾玛手上的鲜血“杀人这种事,放着我来做即可,不要脏了自己的手,知道吗?”



殓园


在校园的楼道,白小莲失控地对艾玛说:“你不要以为自己能够独占卡尔,他是我的,我的!”然后,余光看到了卡尔走来,后退一步,让自己摔下楼梯。

以卡尔的角度,就是艾玛把她推下去的,卡尔二话不说,走到艾玛身边,低声说:“这个楼梯,不安全,下次上下楼,不要独自,我陪你。”

“哦~”


占园


伊莱知道了白小莲今天要为难艾玛,一整天都粘着艾玛,防止“不法分子”过来为难艾玛。

“伊莱,你的鸟怎么一整天都跟着我?快让它回去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干嘛不要,快让它回去!”

“让它回去可以,让我待着。”

“......”


白小莲一整天都没办法把艾玛单独约出,只能默默跟着他们找机会,顺便吃了一天的狗粮。




宿园


“我说,艾玛·伍兹,你未必也太可耻了吧?占着谢必安不说,还勾引范无咎?他们两个都是我的。”

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

“哼,等着看好戏吧。”说罢,两兄弟就来找艾玛了,白小莲乘机跪倒在地,装模作样地哭着:“艾玛,你怎么可以这样?我真的只想和你做朋友而已,我只是把谢必安范无咎当哥哥而已......”


谢必安听到,冷漠说到:“姑娘自重。”

比起谢必安,范无咎更加直接:“我们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,要点脸行吗?”

两人不理会白小莲,在艾玛一左一右,架着艾玛走回去,范无咎道:“看你又活蹦乱跳的了,腰大概是好了,回去温习一下昨夜的事情吧~”

艾玛傻了眼,向谢必安求助:“谢必安,谢必安,大哥,白日不宣淫啊,快阻止你弟啊。”

“抱歉,艾玛,吾与无咎的意思相同。”

“不是,卧槽?!”


评论(19)

热度(332)